Merry Christmas, Mr.欺诈师

 

 

-酒窝灵

-给 @灵幻背后刀疤 的生贺

-圣诞快乐

 

 

 

 

呸。

小酒窝在灵幻新隆身旁坐下,算是打声不痛快的招呼。又向酒保要了一杯伏特加,记在灵幻新隆的账上,才转身正对着灵幻。

小酒窝?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灵幻伸手去拂男人左耳上地缺口,又调笑说,现在流行打耳洞的时候把肉给打没了?

街上到处是亮晶晶的圣诞霓虹,酒保适时递上一杯伏特加,小酒窝拿起来两口就把它喝光。也不知道影山茂夫怎么知道灵幻新隆肯定在这里喝酒,反正小酒窝还是不情不愿地受他徒弟之托过来做醉汉的保姆。

 

 

 

小酒窝一手扯着灵幻,几乎是半扛着这个醉鬼。他想灵幻新隆这个人,让恶灵讨厌。这个人说,圣诞快乐,小酒窝。去他娘的圣诞快乐,这个伪善的非宗教者,甚至有些不屑于用他那生花的妙口谈起任何一个教派来,不出意外地对他的成神事业嗤之以鼻,现在却说,Merry Christmas,恶灵。

路过挂着槲寄生的橱窗时,有孩子在里面唱着圣诞快乐歌。小酒窝又想,这个世界里有有这么多人在唱这首歌,有单人唱,有双人多人唱,有男人唱,有女人唱,富人在唱,穷人也在唱。他们在唱,我小酒窝从不会被归到里面去。他们在里面唱,本大爷在外面。这便是孤独感(或许是不屑)的由来了。灵幻新隆是不是也是这么觉得的?想到这,他决定等第二天灵幻新隆一醒,就问出个所以然来。可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五秒,小酒窝又想,恶灵对这类可有可无的事的记忆只应该有十秒,或许最多二十秒,他不会记得去问欺诈师这种无趣的问题的。

 

 

灵幻新隆是个典型的欺诈师,从不轻易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总得先嬉皮笑脸地提出礼物小山一样的条件 理由 道理 ,最后无路可走,前有狼后有虎,水下还有虎视眈眈的鳄鱼,才故作轻松地说,是这样的。

 

娘们唧唧的,欠操。小酒窝对此在心里下了结论,不多时,又补充,欠本大爷的操。

 

但说不定喝醉的时候的确是个例外。灵幻一手撑着门框一手扣在小酒窝的脖子上,表情认真地拒绝进屋。

我有一言相告。灵幻新隆说。

那你他妈的快点说。小酒窝说。

我喜欢你。灵幻新隆说。

小酒窝接不出话来了。妈卖批,这话恶灵听了也接不下去啊。

 

所幸说完之后,灵幻就乖乖地放开小酒窝,摇摇晃晃走进房子里。小酒窝哐地一下关上门跟上去,见灵幻新隆一个标准跪坐在地上,见到来人便伸手拍拍对面,意思是请坐。小酒窝,请坐。

你搞毛?

我们来谈谈。

谈什么?

谈人生。

 

 

 

#

 

灵幻新隆是个好看的欺诈师。不然哪能次次诈骗都这么顺利呢。哦骗茂夫那种天然又带点天然黑的不算在列。眼前的男人金发,两颊才微微露粉,一身酒气鼻子都感觉要冒出气泡来,又不让小酒窝觉得讨厌。欺诈师双眼迷离的样子比开展相谈所业务时眼里精光四射的样子可爱。

你喝醉了。小酒窝不耐烦地靠近灵幻,害怕他恍恍惚惚地,一晃就能撞到脑勺后的床板上,磕傻了不好办,有被他首席弟子除灵的危险。

我没醉我知道你是恶灵。他说着,或许觉得室内有点热,又把套脱下来放在旁边。跟恶灵谈人生的人不管醉没醉都是醉了。小酒窝的目光随着灵幻的动作探到了他的锁骨,然后一针见血指出恶灵没有人生可谈这点来。对方罕见地沉默了,然后又伸出抵在自己的下巴上,头一歪,或许学的是女子高中生的动作,说,也对诶。

小酒窝站起来双手一架,把灵幻丢在床上,扯了被子在灵幻身上胡乱一盖,就算是完成了照顾醉鬼的任务,无奈金发欺诈师用尽力气似的扯着他的领带不让他起身。小酒窝没有办法,顺着领带俯身在灵幻新隆面前。

灵幻新隆小朋友怕黑吗,叔叔不走赶紧放手闭上眼睛睡觉。

灵幻新隆没反应,靠近看两只眼睛还在盯着被拽着的小酒窝。

嗨灵幻你这个老流氓放开你的臭爪子,不然等会儿屁股疼。

……行吧,你去关灯。灵幻不情不愿地松开领带,倒是躺回了床上。

小酒窝走到另一边按下电灯地开关的后一道黑影立即整个扑了过来,小酒窝一个愣住就被来人撞了个正着,来人却先他一步发出一声痛呼。

你干嘛啊灵幻新隆!

我在给你庆祝节日呀。你看你平常怪孤单的吧,总是孤零零一只恶灵,也不见你什么时候带着粉红色的灵什么的回来逛逛。说到这里灵幻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又继续着。看你就是太孤单了才天天想那些什么成神啊什么的,你看这平安夜茂夫和弟弟君他们都有家回家了,我灵幻大师也能勉为其难地给你一只恶灵一点节日祝福,啊你说是吧?

小酒窝忽而灭了些恼火,生出些好笑的悲怆来。圣诞平安之夜,他顺势望出小窗外,在整个调味市夸张的霓虹光的映射下,巨大的西兰花只显露出它巨大的轮廓。传说中耶稣在一棵树下降世,为拯救世人。如今在平安夜中的巨大西兰花如同等待他成神降世的圣诞树,正在为他成神降世吸取力量。到时候先是调味市,全部的生灵都……

 

 

是个鬼。

他心想管你是真醉还是假醉。按住欺诈师的头借着窗外一点微弱的人造光就吻上去。

灵幻新隆的唇比想象中要热,或许因为喝了酒。

影山茂夫喜欢吃章鱼烧,灵幻新隆喜欢吃拉面,寒冷的冬早的被窝,酷热夏日的冰水,很简单的道理,对恶灵来说却不是。作为人类所有的普通的欲望回到了他的感觉上。

一吻终了,灵幻的眼睛被憋出了泪花。小酒窝想起久远的事情来,只记得当时大概是成灵不久,他飘到苍穹下。下看是沉默着不语的黑色大地,上看是亿万星斗,竟相闪耀,最后一颗颗坠落凡尘,湮没在地球上像沉入了沼泽。自身的渺小和孤独是很容易在这时候被感觉和放大,也不知道身为恶灵到底有没有心,还是发了誓,要成为神。

 

 

小酒窝扶着要倒不倒的灵幻,又揽在了怀里。忽然觉得像是落入圈套里,甚至生出了灵幻新隆孤零零在酒馆灌酒等着他的背影。于是这次他不等了,问灵幻新隆。

我说,灵幻,我现在想吃面,你起来给我做吧。

半晌,手臂里的人才动了动,闷闷地说。可以啊,能不能等我过会再去。

你说你喜欢本大爷,还算不算数了。

哼,我灵幻大师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又过了半晌,他却问,小酒窝,你要去哪里?你要去西兰花那里吗。

你知道你和茂夫会吧我带回来的。

 

 

灵幻新隆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看来是睡着了。西兰花顶上已经模糊透露出些白色,小酒窝才明白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又下了多久了。静悄悄地,圣诞到来了,他想象着怀里灵幻新隆没有防备的睡容,正在做一场美梦。

 

 

Merry Chritmas, Mr.欺诈师

 

 

 

 

Fin.

评论(7)
热度(25)

© 阿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