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By your side(上)

*茂灵

*给师匠的生贺w

*下篇

头疼,浑身就像要散架了一样。

这是灵幻新隆在醒来的时候的感受,熟悉的宿醉的感觉,偏偏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是的,他此时半裸着躺在他家的床上,目及之处还有一旁同样半裸着躺在他身旁瞪着双眼看着他的影山茂夫。

灵幻新隆脑袋轰地炸得他木在了这个节骨眼,脑子里在疯狂搜罗昨晚发生的事,企图找出自己没有对17岁弟子犯罪的证据。偏偏能零零星星想起来的只有,他喝醉被弟子带回自己家,在龙套为自己递过冰毛巾的时候强吻了他,他如何倒在床上摸索他,两人的缠绕在一起时自己的喘息声……

你强【哔——】了一个未成年人。

你强【哔——】了自己未成年的弟子。

你强【哔——】了自己未成年的男性弟子。

你这已经不仅仅是个犯罪者了。灵幻新隆如坠冰窟。

影山茂夫看着灵幻新隆的脸由一开始的迷茫,到后来的震惊,再到现在的惨白。“灵幻师匠,有哪里不舒服吗?”

#

灵幻的心情很糟糕。

从影山茂夫像个没事人一样起来把衣服穿好之后再去厨房把早餐煮好端出来的一个小时中,灵幻没有一秒不是在随时准备着被破门而入的警察拷走的。

“师匠?”身高已经180的弟子龙套穿起他长期闲置的围裙来竟然有模有样,此刻他把围裙解下来的样子也十分自然,“早餐不合您的胃口吗?”

这话的敬语用得灵幻浑身一抖。

“龙套…不,影山君,昨晚的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补偿你虽然我知道说什么都晚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听我的解释说完我就去自首……”

“所以,”茂夫坐下来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听到灵幻这串倒豆子一样的话抓住了他认为的重点“师匠要补偿我?”

“……”这家伙的眼睛为什么在闪闪发光,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我们去约会吧,师匠。”

约会?跟昨晚对自己犯罪的人一起约会?

是在故意让自己难堪?

"不愿意吗?昨晚——"

“别!好好好我们去约会!去哪里约会都好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灵幻脸一皱几乎要弹起来给他弟子土下座。

"那吃完早餐我们去游乐园吧。"

17岁男高中生和31岁老男人去游乐园,可能是这年头最新潮的惩罚游戏。

#

灵幻新隆其实的确有些不愿意承认在他的青春里没有和一两个可爱又聒噪的女学生去过光是气氛就容易带动人的悸动的游乐园。

但不代表他愿意在对未成年男生犯罪之后像没事人一样和受害人一起去游乐园“约会”。

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话虽如此。

“师匠?你脸色不太好,不喜欢玩跳楼机?”

灵幻不知道是龙套比自己高1厘米的原因,还是龙套的真情流露,回过头逆着光的龙套喃喃着的话听起来真像“对我做了这种事的师匠,不如去跳楼?”

“诸君,我喜欢跳楼机。”


“呕……”接连玩了跳楼机、过山车、海盗船之后灵幻新隆终于忍不住把早餐全吐了出来。如果龙套不是真的很喜欢这类上天的项目,就是看准他对这类对他来说极限运动苦手。

“灵幻师匠,你没事吧。”

身旁的弟子啪的扭开矿泉水盖,递给从洗手间出来还在扶着路旁的树干脸色发白的师父。

“啊哈…哈,没事,喂,龙套你去哪里?”

灵幻目送递了水扭头就走的弟子,心里打鼓。心里的罪恶感让他惴惴不安的同时又不能生出什么埋怨。扪心而问,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于情于理自己也应该陪他做他喜欢的事情,算是为自己把他的青春浪费在每小时300日元的打工上做出的一点补偿。

欺诈师正在自己的罪恶感影响下做着少有的忏悔。影山茂夫的手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灵幻的视线朝上移,茂夫的手里攥着着一条绳子,绳子往上不出意外拴着一只青色的气球。

不!灵幻心里呐喊,这很明明很奇怪吧,为什么要给他一个31岁的老男人买气球啊,带着这个会被其他人认为是变态吧。

“给、给我的?”

“是的,师匠。”

“我是问,为什么要给我买气球?”

“诶?因为,约会的情侣不都会这么做吗。”

灵幻新隆看着一脸正经的影山茂夫,不知道到底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让他一时想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认命地接过气球。

反正昨晚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无论再怎么被公开处刑也是应该的吧。

“那师匠,我们接下来去玩那边的鬼屋吧。”


等到把所有项目都几乎玩了一遍,太阳已经西斜了。

“师匠,我们该去吃晚餐了。”

“呃嗯,都这个点了,你有什么想吃的就说吧。”灵幻只一心想顺着弟子,无暇顾及钱包是否缩水。

“那我们去吃拉面吧。”

“…只吃拉面?就去吃贵一点的餐厅也完全没问题的嗯!”提起拉面,灵幻总是有点心虚。

“抱歉,师匠,一整天都让你付钱。”

“不不不,没事的”灵幻几乎又被戳到了脊梁骨,“别道歉啊你看这不是——”

“师匠我去买个冰淇淋。”影山茂夫仿佛没有在意灵幻的反应,朝刚才就一直扭头看去的写着「第二个半价」的冰淇淋店走去。

师徒两人各拿着一个冰淇淋,在落日的余晖下朝平时的拉面店进发。影山茂夫,偷偷瞄着身旁舔舐着奶油的男人。温暖的橙光轻轻地包裹住了他的身躯,脸上若隐若现的暖黄已经分不清是黄线还是隐约的绒毛。

他的师匠,果然是温暖又不刺眼的光。

“怎么了?”灵幻注意到他的眼光,咽下一口冰淇淋问。

“师匠,你的脸上沾上了奶油。”

“嗯?是吗。”灵幻抬起右手随便往脸颊抹去

“是这边,师匠。”

影山茂夫有些控制不住地想笑,他倾身凑过他的师父的左脸颊,舔去了那一点莫须有的奶油。

这明明是灵幻新隆觉得最土的几个偶像剧情景之一,却不合情不合理地在这里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但立即把把他拉回现实的是前方传来的声音。

“影山君…灵幻先生…?”

实在是太糟糕了!如果说这是对他灵幻新隆的报应,也未免太过可笑了。

“花泽同学。”影山茂夫倒是波澜不惊地朝偶遇的花泽辉气打招呼。

“你们…这是”

“就像花泽同学看到的那样哦,”影山茂夫微藏笑意的表情不变

“我跟灵幻师匠,正在约会。”


TBC

评论(3)
热度(80)

© 阿兔 | Powered by LOFTER